接岳母大人出院

在医院头尾住了23天,在ICU里面6天,从鬼门关转了回来,岳母大人终于出院回家了。中间还经历了岳丈大人去世、告别仪式、追思会这一段,在她准备出院前一两天才敢告诉她。这段时间我俩的经历真是电影电视都不敢拍出来的情节。熬过了就会好了,感谢这段时间里的所有人!

今天为岳父举行了告别仪式和追思会

「其生也荣,其死也哀」

今天他在天之灵应该很欣慰,过百位亲朋好友、门下弟子、学院领导从四面八方来见他最后一面,与他道别。然后热闹的午宴齐聚,下午追思会上各届学生分享回忆与他的点滴……

再次感谢各方亲友和各届同门的慰问,还有治丧小组各位师兄师姐学校领导的协助,还有一群好朋友帮我们分担了很多过程中的琐事,这次告别仪式和追思会才能这么顺利地完成!无言感激,尽在心中!🙏🙏🙏

再见老师,再见慈父

亦师亦父的人,就这样再也见不到了。我在他床边陪伴着他走完人生最后一步,在睡梦中慢慢停止呼吸,他去得很安详,没有任何遗憾。送去太平间之前,为他换上了整齐的衣服,还感觉到体温。他那样睡着,就像平时赖在床上一样 —— 恩师岳丈大人朱思铭教授于今天晚上六点半因突发脑出血安详辞世。

及后我还有很多人和事需要照顾,为他继续做的事还很多。

终于把幽门螺杆菌给治了

昨天去二院复查13碳,今天拿到结果,指数正常了!

事情是这样的,暑假的时候发现胃胀不适,有时候上腹部还会隐隐作痛。去医院看消化内科,医生开了胃药,还让我去吹波波验一下幽门螺杆菌。

一测就出事了,21.6比正常上限4.00高不少。于是要做杀菌治疗,开了一堆的药按时服食,一吃就是14天。中途还有一堆副作用,大便拉稀而且还是黑的,小便发黄,口舌发苦,还得注意各种药的服药时间。把牙刷换了,吃饭无论在家还是外出都用公筷公勺,注意不能跟老婆亲嘴(神奇的是这个我的密接者居然去验了,没事,中年老夫妻是什么鬼回事?)。熬完14天的药,副作用逐渐消退,也没有胃胀和腹痛了。还要再过多一个月,避免假阴性才能去复查。

传说中幽门螺杆菌在以围餐聚食为主的中国人当中是很常见的,虽然有得治,也有些人就是治不好(医生开药的时候循例恐吓)。不过要多注意个人卫生和群体饮食卫生,还是对身体健康有必要的,顺便把饮食和卫生习惯好好调整了一下,顺便顺理成章地高挂免酒牌了。嘿嘿,之前是怕我传染你们,现在是怕你们传染我了……😏

灯笼

小时候的灯笼都是纸或者玻璃纸糊的,提到街上很容易被坏小孩用弹弓石子打烂,后来才有塑料壳加电池灯柄做的飞机汽车。

小学是一群人提着灯笼穿街过巷,那个时候广州城区的楼也不高,顶多六层九层,还可以在天台赏月开大食会;大学是提着洗澡用的红桶,放个蜡烛在永芳堂前的广场围着聊天,当然非单身狗的也可以成双成对不知道去哪个角落;到了一把年纪,就是自己给自己斥资买个灯笼自娱自乐,再发个圈,跟各位云贺中秋佳节。

中老年人过个节就是怀缅当年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