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疫情下的广州城

出门拿口罩,顺便街拍一下:村口严防死守;好吃的煲仔饭关门了,连外卖都没得吃;大叔的糖水铺只有外卖了;Tony老师的理发店没开门,我黑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路上的公交车里稀稀落落没多少乘客,车窗都是打开的;街上的店铺开着的就是药店,水果店,还在做外卖的食店,还有花店,今天外送的生意应该还好……

继续阅读记录疫情下的广州城

番禺东涌绿道行

说好的台风没来,说好的暴雨不见下,原本打算周末去个海边,结果看着这天气临时改成了去之前老婆推荐过的番禺东涌。

东涌镇位于珠江三角洲的腹部,广州市番禺区的东南部。北距广州市中心城区40公里。现在是想打造成休闲小镇招徕游客。走南沙港快速路,从东涌出口下来就是市南路,很方便。不过这次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东涌镇的大稳村。高速出口就可以有明确的方向标识的了,不过我的GPS定位了东涌镇,于是就路过了大稳村而直接到了东涌镇所在。这边因为要发展,镇区里面的马路都重新铺了沥青,而且里面的要么翻新成农家大屋,要么就是欧式小洋房的小区,看上去居住还是挺舒服的。

因为要找中午吃饭的地方,结果在东涌镇和大稳村里面的绿道开着车瞎转悠了一通,tmd无论是点评还是soso地图上面,关于“御鹿苑”的标识都是严重错误的,其实是南沙港出来,看着大稳村的指示牌掉头后,在路边不远处就是了,结果我们还在村里面乱撞了一通。

所谓“御鹿苑”其实就如农家乐一样的食店,不过就是地方大,有各种的设施,不过所谓的儿童乐园早已荒废,失望。不过在附近能够找到大一点的在点评上的食肆也就这个了。其实背后老板是鸽天下,所以主打的菜是乳鸽。另外就是做鹿这种高档菜,不过感觉吃这个太高档而且有点残忍,所以这顿就没有点这种“野味”了。

吃饭的地方围着一个湖,上面还有些鸭子,所以薯饼看到了也很高兴。

点了几个菜,都是普普通通的,红烧乳鸽,卤水乳鸽,蒜蓉番薯叶,家乡蒸肉饼,还叫了半打的红豆饼和绿豆饼。埋单120大元。

午饭出来,就是在附近走走,居然看到有租单车的驿站,而且居然还有可以挂在车上的儿童座椅,所以就跟老婆一人一辆车带上薯饼在附近的绿道骑车畅游了。碰巧我们来的这条绿道是很有特色的“瓜果长廊”,整条绿道都是带着瓜果竹棚,上面种着各种各样的藤类,还有各种各样的蒲瓜(就是葫芦)、丝瓜和藤,等等等等。

整装出发,薯饼妹妹继续来个天然呆的笑容

半路上爸爸停下车顾着抢发微博,小妹妹也没闲着,抬头看看瓜棚

薯饼跟爸爸一起冲过那段锦帘藤,被藤枝扫到脸上,一边眯着眼,一边咔咔地笑

最喜欢下面这张,那迷人的笑容,爸爸又换手机锁屏照片了

看到长柄葫芦,当它是排球地打,小鹿纯子,扣杀!

再来一记双手拦网的!

在绿道的一头展示了很多农家工具,包括犁,打谷机等等,小妹妹也客串了一把“豆腐西施”,呵呵呵

总结一下,东涌虽然走南沙港快速还是很容易就到了,不过不知道是偏僻还没有闻名,还是说今天大家怕打台风,所以其实来的人不算多,走绿道的时候也不会如大夫山那样穿越自行车群,总体来说还是很适合一家大小或者几个家庭合家欢的。有时间是可以再组织过来玩玩。

2009年,广州让我很____

这篇不是我今年的年终总结,只是上网易的时候看到它有个专题就是这样一个题目。内容就是让网友按照这个格式:“我是____,2009广州让我很____,因为____”来填感想,觉得很有意思,与其写到网易上面,还不如打开我尘封的blog自己来写。

广州其实是一个完全讲不清的城市,要外在没外在,要内涵没内涵,要文化没文化,要体育没体育。广州就是这样一座“国际化大笃屎”,你要惊喜也不会有惊喜,但是适合那些也说不清性格的广州人安于现状地苟居于此。

今年的广州就是一个大工地,给我的感觉就是乱糟糟,如鲠在喉。

弄个BRT,天河的交通就这样瘫了。暗自庆幸,上班的路途不需要经过恐怖的天河东和岗顶,万一真的往东走,宁愿跑广园快递绕个大圈好过(也庆幸广园快速今年好像没有怎么折腾过)。临近年末,几乎所有看得上去的路都在修,要么就是铲沥青,要么就是换人行道的路基石。每天走的天河北,无端端地收了一条机动车道,变成所谓跟人行道并在一起的单车道,美其名曰天河北终于有了一条单车道了。且不说明天上班的白领们会不会西装革履地骑着自行车,就算是运水瓶子的搬运工也还是把自行车继续骑到机动车道上面,那条所谓单车道只是给亚运用来YY的,上面继续走行人。在加上现在中间还加了绿化带,本来就拥挤的天河北,现在路反而收窄了,定这个的筒子真素脑残啊。不过也算了,领导反正也很少走天河北的嘛,更不用说挤那个三号线了,幸亏现在自己开车,不然真的不知道每天怎么面对那条疯狂的三号线。说起这个,是个挤在三号线入口、楼梯、站台和车厢里面的地球人估计都会在心里反复问候那位不知名的三号线总设计师本人以及他直系旁系女性亲属的。

即使不用坐三号线,每天上下班在自己的车里面我依旧无法改变自己的“怒路症”,但起码我算是在路上比较有品的机动车驾驶员了。即使如此,2009年我也一炮双响地贡献了两次银两给广州交通事业。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那条僻静无人的越秀南路,那条不是在路口处的斑马线,那盏躲在树后不经意亮起的红灯,还有身后那盏光芒四射的摄像头,就这样让我献出了“第一次”。下渡路在新港西的路口出,那盏短暂地放行漫长地等待的红绿灯,那条只能容一台车位但是后面是常常车龙的机动车道,还有旁边那条同样是一个车位宽没有任何人和车的非机动车道,那个等得有点心急的“怒路症”司机,就这样把车驶到那划了实线的非机动车道,迎接他的就是交警大队电脑上面视频的截图,上面清晰地标记着他的车牌号码。命苦不能怨政府啊,是你错就是你错,不能说这些犯错的地方都是对方引诱你的,牛唔饮水点按得牛头低呢?

自从每年都可以光荣地从税局拿到我的税单,我就发现我可以挺起胸膛对着马路和人行道的地砖指手画脚了。看到滨江西那些铺得好好的沥青,因为亚运工程又给铲掉重来,看到滨江路上马路边的石壆好好地又给拆掉了换成另外一种水泥造的,换前换后没发现什么不同啊,其他地方的路也是这样来搞,只能说老子的钱就是给你们这样花掉了(虽然算起来还不够一小段路的地砖)。最可怕还是这些整饰工程,把地方一围起来就几个月,原本畅通无阻的路,弄得我现在都要仔细心里规划一下现在是哪条路还没有在修可以绕那边去呢?这个时候GPS是绝对不会告诉你路的了。心中还庆幸穿衣戴帽不用搞到我们这小区的这些楼,看到那些老房子的住户以为能够整饰自己的外墙,实际上每天就是怕脚手架上面会不会钻进一个毛贼入屋,我们这种住在豪宅旁边的真的很走运了。

广州就一个大工地,每天就是给这样尘土飞扬,我的小灰福所以也长期处于灰头土脸的状态,好像好久都没有下决心去洗车了,因为洗了也是白搭啊。

亚运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乐趣,反而多了不少在旁边看自己的城市热闹的机会了。是啊,看着楼价的热闹,看着大家说房子多贵,自己却在一边看看中介的招贴上面跟我家同规模的房子现在升到多少位数了。然后看看番禺的事情,看看那位广州很牛叉的副秘书长开会时如何很屌的把话说死了,然后看看住番禺的同事如何义愤填膺,看看twitter上面专门给番禺的推,看看大家从香港曾特首的八卦新闻那里学来的“利益输送”这个新词。反正我支持把垃圾站见到公园前这个位置,因为正处市中心位置,交通运输方便,收集也方便了,而且旁边就是市府也可以验证了专家学者们说的无危害,领导们就可以每天上班验证身体健康,市民当然也是热烈支持的,为啥这么好的一个idea就没有人想出来呢?是我水平太高了,还是真的广州的水平降低了?

我不是一个完全的电视迷,不过我家有电视,除了晚饭时间看看广州新闻台,周末给我霸占来看英超之外,平日就是我妈在看香港台的电视剧。换了机顶盒,电视质量不会清晰了,反而广告多了,打开机顶盒启动的时候先是来个硬照广告,而且最近时间越来越长。然后换台的时候,按个菜单出来自然有广告占位。最要命是近来插播广告简直进入疯狂的阶段,以至于基本上是无法看到每段电视剧的开头的,最恐怖的是15分钟的电视剧时段可以被插得只剩下5分钟,而且看的广告也就是来来去去那几个毫无新意的化妆品广告,质量低下而且还在你耳边不断唠叨,这个简直就是轰炸。实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还史无前例跑到信访网和广州官网上面投诉了,主要投诉的主体应该是广州电视台,而所谓的有线电视虽然也是广州台的儿子,但是职能上只是负责信号传输,所以投诉有线电视是完全没有作用,人家也以这个职能来搪塞,这招真是水平高,不得不服。所以记得投诉广州有线电视的插播广告问题,一定要记得投诉主体应该是负责节目制作的广州电视台。当然,投诉是投诉了,所有的状态都是回复中的,是啊意见接受,做法照旧。你也只能问候负责搞广告那些贱人以及其家人了。不是不给你赚钱,但不能赚这种昧良心的钱啊。还有就是对于这些,你只能选择看或者不看,但你不能换营运商。就好像每次加油价,你都可以骂,但是你不能不去加油。

电视没看成,老妈会不happy,虽然她也觉得我跑去投诉没有作用,不过这种影响情况可大可小,轻则可能有脸色看,重则影响日常饭食和家庭琐事啊。于是乎,决定老子不看你转播的电视,老子上网去down片子,回来放给老妈看!于是一咬牙,往电信拨个电话,要求将自己的2M带宽升级到4M带宽,当然money也是要升的了。没过几天,都知道啦,广电大发雄风,BT网站倒掉一大批,大多论坛关闭注册,好比空有一条宽马路,上面没车可跑了。我亏啊~~

这就是2009年,广州让我很“怒怒”了(我造的词,吹啊?不懂的自己理解)。不过我依旧活着神奇的国度里,即使今年我去过日本,去过美国,看到资本主义国家的天是那么的蓝,空气是那么的好,我还是继续苟居在我出生的地方,自问对广州的认识比起广州台上面闹剧一样的G4记者选举的参赛者要高好几班,当然那份记者工还是留给那些有志的待业青年吧。在车上继续“怒路”,有空自己写blog,再不行就去的士车上面跟的士司机一起吹水一起喷。说不定N年之后,广州会有个像香港维园阿伯一样的滨江阿伯了。

话说羊城八景

作为一个广州人,如果没有听过羊城八景,那么你“好打极都有限”,但是如果让你说出羊城八景的话,问不同年龄层次的人,可能会答到不同的答案。因为羊城八景是会根据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代表景物。所以也就有了现在每天都会经过在天河东站广场,那幅人造瀑布还号称为“天河飘绢”,此人工的“歌功颂德”之作近期还因为没有水,绢都“飘”不起来而贻笑大方了。在此抽了领导们一记耳光,广州的文化和风情,不是靠人为的造出来的!广州的标志不是领导们的牌坊啊。

鉴于现在所谓新世纪羊城八景的尴尬,决定上网做做功课,向大家介绍一下以往的羊城八景,顺便缅怀一下广州的自然风光。

继续阅读话说羊城八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