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疫情下的广州城

出门拿口罩,顺便街拍一下:村口严防死守;好吃的煲仔饭关门了,连外卖都没得吃;大叔的糖水铺只有外卖了;Tony老师的理发店没开门,我黑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路上的公交车里稀稀落落没多少乘客,车窗都是打开的;街上的店铺开着的就是药店,水果店,还在做外卖的食店,还有花店,今天外送的生意应该还好……

继续阅读记录疫情下的广州城

番禺东涌绿道行

说好的台风没来,说好的暴雨不见下,原本打算周末去个海边,结果看着这天气临时改成了去之前老婆推荐过的番禺东涌。

东涌镇位于珠江三角洲的腹部,广州市番禺区的东南部。北距广州市中心城区40公里。现在是想打造成休闲小镇招徕游客。走南沙港快速路,从东涌出口下来就是市南路,很方便。不过这次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东涌镇的大稳村。高速出口就可以有明确的方向标识的了,不过我的GPS定位了东涌镇,于是就路过了大稳村而直接到了东涌镇所在。这边因为要发展,镇区里面的马路都重新铺了沥青,而且里面的要么翻新成农家大屋,要么就是欧式小洋房的小区,看上去居住还是挺舒服的。

因为要找中午吃饭的地方,结果在东涌镇和大稳村里面的绿道开着车瞎转悠了一通,tmd无论是点评还是soso地图上面,关于“御鹿苑”的标识都是严重错误的,其实是南沙港出来,看着大稳村的指示牌掉头后,在路边不远处就是了,结果我们还在村里面乱撞了一通。

所谓“御鹿苑”其实就如农家乐一样的食店,不过就是地方大,有各种的设施,不过所谓的儿童乐园早已荒废,失望。不过在附近能够找到大一点的在点评上的食肆也就这个了。其实背后老板是鸽天下,所以主打的菜是乳鸽。另外就是做鹿这种高档菜,不过感觉吃这个太高档而且有点残忍,所以这顿就没有点这种“野味”了。

吃饭的地方围着一个湖,上面还有些鸭子,所以薯饼看到了也很高兴。

点了几个菜,都是普普通通的,红烧乳鸽,卤水乳鸽,蒜蓉番薯叶,家乡蒸肉饼,还叫了半打的红豆饼和绿豆饼。埋单120大元。

午饭出来,就是在附近走走,居然看到有租单车的驿站,而且居然还有可以挂在车上的儿童座椅,所以就跟老婆一人一辆车带上薯饼在附近的绿道骑车畅游了。碰巧我们来的这条绿道是很有特色的“瓜果长廊”,整条绿道都是带着瓜果竹棚,上面种着各种各样的藤类,还有各种各样的蒲瓜(就是葫芦)、丝瓜和藤,等等等等。

整装出发,薯饼妹妹继续来个天然呆的笑容

半路上爸爸停下车顾着抢发微博,小妹妹也没闲着,抬头看看瓜棚

薯饼跟爸爸一起冲过那段锦帘藤,被藤枝扫到脸上,一边眯着眼,一边咔咔地笑

最喜欢下面这张,那迷人的笑容,爸爸又换手机锁屏照片了

看到长柄葫芦,当它是排球地打,小鹿纯子,扣杀!

再来一记双手拦网的!

在绿道的一头展示了很多农家工具,包括犁,打谷机等等,小妹妹也客串了一把“豆腐西施”,呵呵呵

总结一下,东涌虽然走南沙港快速还是很容易就到了,不过不知道是偏僻还没有闻名,还是说今天大家怕打台风,所以其实来的人不算多,走绿道的时候也不会如大夫山那样穿越自行车群,总体来说还是很适合一家大小或者几个家庭合家欢的。有时间是可以再组织过来玩玩。

话说羊城八景

作为一个广州人,如果没有听过羊城八景,那么你“好打极都有限”,但是如果让你说出羊城八景的话,问不同年龄层次的人,可能会答到不同的答案。因为羊城八景是会根据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代表景物。所以也就有了现在每天都会经过在天河东站广场,那幅人造瀑布还号称为“天河飘绢”,此人工的“歌功颂德”之作近期还因为没有水,绢都“飘”不起来而贻笑大方了。在此抽了领导们一记耳光,广州的文化和风情,不是靠人为的造出来的!广州的标志不是领导们的牌坊啊。

鉴于现在所谓新世纪羊城八景的尴尬,决定上网做做功课,向大家介绍一下以往的羊城八景,顺便缅怀一下广州的自然风光。

继续阅读话说羊城八景

通渠记II

继周五第一次塞了厕所之后,紧接着的周六和周日,居然连续两天都塞了!我靠他上面的五楼那帮人。

主要是估计上次积累得太厉害,虽然通了一下,但是东西又都塞到二楼去了。周六上午过去海珠路处理了一次,然后下午驱车去南海九江跟岳母那边去拜山。今天下午回广州路上,妈妈打来电话,又塞了,这次我们只能发狠,反正海珠路暂时不住人也不想租,索性找大舅舅帮忙,把洗手间给堵死封住,下次要是在3楼以下塞住了,就直接上5楼去。靠!旧房子的老大难问题只好用狠招解决,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