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越过山丘之后,想念最初的少年

少年 (The Younger Me) – 周华健 (Emil Wakin Chau)
词:黄婷
曲:黄韵仁

有时候会想得很远
许多年后我在人生哪一面
眼前每张可爱的脸
都会有他们的明天
什么也难免要告别
有时候会有一点倦
实现梦想原来并不是终点
昂首走了好久好远
在世界的尽头撒野
却想念最初的少年
有些人不再见了
有些梦已淡忘了
我唱着每一首歌
留住的快乐
有些路用力走着
有些伤用生命愈合
我还能 微笑着活着
有时候悲剧会重演
好像人类总在错误中探险
时间考验爱的深浅
想证明什么不会变
改变是永远的不变
有些人不再见了
有些梦已淡忘了
我唱着每一首歌
留住的快乐
有些路用力走着
有些伤用生命愈合
我还能 微笑着活着
有时候来不及沉淀
岁月总是跑在灵魂的前面
好在还有一点信念
陪我们完成每一天
别忘记心中的少年
狂奔的勇敢的
最初的少年

山丘

想说却还没说的 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 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 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 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 面对 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
年轻人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没有刻意隐藏 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 唏嘘相见恨晚
让女人把妆哭花了 也不管
遗憾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已经老了
尽力却仍不明白
身边的年轻人
给自己随便找个理由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沙龙

周日,广州亚运限行排练,车子开不出去,宅在家里,原本想带老婆去中大校园外拍,无奈外面太阳高照,还是算了,唯有在家擦擦机身镜头,做做除湿的工作。

说起外拍,我觉得自己开着车,带着相机和脚架出游,在车上放上陈奕迅的这首《沙龙》,咁就真系正啦!

沙龍

主唱:陳奕迅
作曲:陳奕迅
填詞:黃偉文
編曲:C.Y. Kong.Gary Tong.Davy Chan
監 製:C.Y. .Davy Chan.Eason.Stanley Leung

歌詞

对焦 她的爱 对慢了 爱人会失去可爱
记低 这感慨 世事变 有没有将你淹盖

只一格 经典的偶遇已 不再
尽量框住目前大概
留住 温度 速度 温柔和愤怒
凝住 今日 怎样 好
捉紧 生命浓度
坦白流露 感情和态度
留下 浮光 掠影 飞舞
每张 都罕有 拍下过 记住过
好过拥有 光圈爱漫游
眼睛等色诱 有人性
镜头里总有丰收
虽则那 即影即有售罄 菲林都已拆走
但是冲动用完 又再有
留住 温度 速度 温柔和愤怒
凝住 今日 怎样 好
捉紧 生命浓度
坦白流露 感情和态度
停下时光 静止衰老
登高峯一秒 得奖一秒
再破纪录的一秒
港湾晚灯 山顶破晓
摘下怀念 记住美妙
升职那刻 新婚那朝
成为父母的一秒
要拍照的事 可不少
音乐 话剧 诗词和舞蹈 揉合
生命 千样好 摄入相部
绚烂如电 虚幻如雾 哀愁和仰慕

游乐人间 活得好 谈何容易
拍着照片 一路同步
坦白流露 感情和态度
其实 人生并非虚耗
何来尘埃飞舞

继续阅读沙龙

世界中の誰よりきっと

《世界中の誰よりきっと》(中文应该翻译成:世界上還有誰比我更愛你),作詞:上杉昇、中山美穂/作曲:織田哲郎/編曲:葉山たけし。

呵呵,够搞怪了吧,这次搞个日本标题,因为这次搜箱底又找到一首当年劲喜欢的歌。不是卖弄,因为原版歌词给我看了也不懂,所以就不放原版歌词了,不过这首歌的曲对我来说相当的正。潮一点的说法,是不是应该说我很“萌”这首歌?

原版的演唱应该是中山美穗 & WANDS,中山美穗应该不用说了吧,70后的那群人都应该记得这位多才多艺的阿姨吧?WANDS是一队band,当然了既然是乐队里面的成员也不断变动,最后好像还解散了,囧。其中作词的那个上杉升就是当时的主音。至于WANDS另外一首感动我的歌曲就是《世界が終るまでは…》,就是漫画动画片《SLAMP DUNK》(男儿当入樽、灌篮高手)的其中一首片尾曲。

初次听的时候应该是中学的时候,一听到就觉得不错,之后那个年代是翻唱日文歌改成港台词的年代,于是就听到了很多的港台版本,粤语版里面就有三个版本:许志安和郑秀文合唱的《唯独你是不可取替》,郑秀文单独的《冲动点唱》,还有一个没红过的黎明诗的《敢恨敢爱》;至于国语版里面有王馨平和高明骏合唱的《今生注定》。光是中文改编版本就4个了,可见知音真是不少。

另外从维基百科里面,还可以查到日本自己也有若干个演唱版本,包括作曲的织田自己跑出来的版本,上杉自己单独的版本(还有快板、柔情版、饥饿无力版……囧2),还有酒井法子的版本,哇靠一首歌改来改去,翻来翻去,唱了差不多20年有了N个版本。我觉得如果用嘶哑凄凉的男声慢唱,跟原版比真是完全两个感觉。

对这首歌了解更多可以参考以下链接(请自备日文翻译):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8%96%E7%95%8C%E4%B8%AD%E3%81%AE%E8%AA%B0%E3%82%88%E3%82%8A%E3%81%8D%E3%81%A3%E3%81%A8

自己去网上搜一把,然后听一下吧。当然作为一个猎人,我在土豆上面找到一位有心人就是收集了若干个版本(不同语言,不同语速感觉)的音频和视频,赶紧收藏下来,可以访问如下链接: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1367653/,一边听一边写这个blog,到现在还没有听完……

最后是发音:世界中の誰よりきっと  =  sekaiju no dare yori kitto